白菜的故事

转眼又到了白菜大卖的时候了,看着大车里面装的白白净净码得整整齐齐的白菜,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那是一个物质奇缺的年代,白菜在我们那里还没有大批的种植,全靠从外面买。自家种的那种白菜叫“牛腿棒”,没有买的好吃。那会儿的机关单位每到冬季有给职工分发大白菜的习惯,每人2、3百斤,看着叔叔家门口的汽车送来的一棵棵卷得紧实的白菜,我们只有羡慕的份。冬季没有蔬菜可以吃到,农民的家庭冬季的几个月全凭腌白菜度日,而且白菜腌熟之后的味道特别好吃,又能长期保存。

白菜是个宝啊,妈妈把叔叔家送的两棵白菜高高地架在房梁上,说是过年包饺子吃。平时我们就吃自己家种的腌好的“牛腿棒”。于是我每天吃着自己家的腌菜,心里盼着过年,吃大白菜的饺子,每天我都会瞄一眼架在高处的白菜。细算着还有几天过年。时间可真漫长啊,有好几次妈妈把白菜取下来检查坏了没有,又把白菜翻个个放上去,又过了好久,爷爷有次说他家房里有老鼠,可能是闻见了白菜的味道。有一天夜里突然白菜从上面掉下来,声音把妈妈吵醒了。第二天早上醒来就发现妈妈在跺白菜,闻着白菜的味道,一骨碌翻身起床,我问妈妈,“过年了吗?不是说过年才包饺子吗?”妈妈笑着说:“再不吃,老鼠替我们吃光了。就当今天过年吧。”

白菜鸡蛋馅的饺子那么香,我和哥哥每人吃了两大碗。妈妈只吃了一碗,说她刚吃了昨晚的剩饭。从那时起,我就有个想法:我长大了要挣好多好多钱,让妈妈每天吃大白菜,每天包大白菜馅的饺子。

我终于成了一个每月领工资的人了,妈妈却得了病早早地就走了,她都没来及美美地吃几顿大白菜馅的饺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纪念邮票发行通告 全国人口普查纪念邮票发行量多少
Next post 一颗大白菜的“抗疫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