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非遗海派玉雕传承大师高校开班:传承好了再谈发扬光大

回答问题,郑升帅有时要沉默几秒,说话中间也会停下来,思考措辞。但一旦开始雕刻,他嘴角抿起,神情严肃,各种工具在手中灵活旋转,眼神一刻不离眼前的琥珀。

2009年,海派玉雕被列为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郑升帅作为非遗传承人之一,于2015年9月,在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开设“琥珀玉雕”大师班。

在2014年10月底举办的第十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上,郑升帅的两件琥珀雕刻作品《大白伞盖》、《阿弥陀佛》一齐斩获金奖,年仅40岁出头的他,是上海最年轻的工艺美术大师。

“我会把所有东西,毫无保留地教给学生。”郑升帅不赞成“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如果被学生超越,那说明技术还不过关;或者止步不前,没有新的创造”。

从第十四届到第十六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郑升帅都有作品获得金奖。用雕琢难度极高的琥珀雕刻人物,并连续在国家级工艺展中拔得头筹,这在上海青年雕刻家中算是第一人。

郑升帅与雕刻的缘分始于高中。当时,他在温州的一所中等师范学校学美术,恰逢有一位老师会做木雕,出于兴趣,他毕业后跟着这位老师学习,打下了扎实的雕刻基本功。

技艺日渐纯熟,内心的不安分,让他开始不断尝试新的材料,从核桃、象牙……直至遇到琥珀。琥珀是距今4500—6500万年前的松柏科植物的树脂滴落,表面常保留着当初树脂流动时产生的纹路,内部可见气泡及古老昆虫或植物碎屑。

“你看,每一块琥珀内部的纹路都是不一样的,单材料本身,就能带来一种神秘感。”说起琥珀时,郑升帅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音。

2006年,郑升帅从部队转业进入上海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下的废弃物管理处,同年,他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圣鸿斋雕刻艺术工作室,开始研究琥珀玉雕。

但在郑升帅这一代之前,琥珀因硬度较低且脆,极易损坏,只被用于做简单的首饰,很少人做琥珀玉雕。

郑升帅强调,所有的设计理念都不能生搬硬套,要找到材料和题材的契合点。琥珀的神秘感,常让他想到宗教,“如果结合这两者,再加上现代的设计、造型,既有经典意味,又有时代感”。

2014年,郑升帅辞去了事业单位的工作,专心做琥珀玉雕。“因为确实很喜欢雕刻,当做完一件作品,尤其是自己很满意的作品,心里就很舒服,非常有成就感。”说话时他嘴角不自禁上扬,眼角的纹路隐约可见。

“没人要我就先放到一边,接着往下做。”郑升帅说,“只要是好的作品,一定会有人赏识,否则说明我还不够好”。

怀着这份信念,他不断提升设计理念、制作工艺,后来的事实证明,市场确实接受了他。

2009年,海派玉雕被列为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郑升帅也成为了非遗传承人。那时,玉雕市场正走下坡路,但郑升帅仍坚持“走向市场,让传统技艺被大众接受”。

“我对市场是有信心的,好作品的价值仍在上涨。”郑升帅认为,被市场所淘汰的,大多是低质量、机器批量生产的玉雕产品;一些手工玉雕工作室倒闭,则因为他们的作品还有待提高。

然而,仅仅是制作高端产品,并不能让传统技艺的美被更多地人所看到,郑升帅希望,自己的工作室今后也要有适合大众的、实用性的产品。

但目前国内只有辽宁抚顺出产琥珀,质量品相不太好,高品质的琥珀还需要从国外进口,这就提高了琥珀的成本,这样的情况在将来还可能会加剧。“我们只能朝这个方向上努力。”郑升帅说。

2015年9月10日下午,2015中国玉雕上海论坛的主论坛将在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举行。

郑升帅也将在学院开办“琥珀玉雕大师班”,带领两名学生。他学牙雕期间的师父、牙雕大师周百均也在此开班。

“工艺传承大师班”为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于2013年首创,第一期设置了雕版、绒绣、牙雕等七个专业,都是非物质文化遗产。

学生来自该校的应届毕业生,他们经过报名、考试和工艺大师的认可,才能进入大师班集中学习1年。

期间所有的费用全免,并且每个月发1000元生活补贴。带教的老师如玉雕大师吴德升、牙雕周百均等,都是业界有名的大师。自1960年建校以来,上海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先后走出过萧海春、刘忠荣、黄罕勇等一大批海派玉雕的风流人物。

“大师班设立的目标之一就是为了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因为对传承人的培养是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点。”上海市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工艺美术研究中心副主任姚诞副教授说。

郑升帅觉得非遗保护有两个主要的步骤,先传承下去,然后发扬光大。大师班可以帮助这些技艺传承下去,只有传承好了,才能谈下一步。

为了把自己的技术传下去,他正在把目前摸索出来的方法,从设计、制作、打磨、抛光、包装、还有工具,各个方面理顺了,用文字或其他的方式记录下来,形成自己的一套体系。让学生更方便地掌握。

这些工作在郑升帅看来,是非遗传承人的“分内之事”。只有每个传承人把自己的本分做好,再教会更多的学生,让学生做好他自己的分内之事,才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把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工作做好。

郑升帅觉得自己不是很“僵化”的人,不会有 “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那种老观念。相反,他认为,“如果你会被学生所超越,那说明自己的技术还不过关;或者止步不前,没有新的创造”。

现在有很多工作室,将设计和制作分开,要多人合作才能完成一件作品,郑升帅认为这样的分裂,会让设计者的思想无法完全体现到作品中,他希望自己的学生,能够学会从设计、制作到包装的一整套手工艺流程,然后要能够养活自己,这样才可能进一步深入研究,毕竟手工技艺需要长期实践积累。

对此,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培训班的学员林蕾也表示赞同。林蕾曾留学墨尔本,回国后曾任南京一家首饰公司的设计师。

“在莫纳什大学时,我既学设计也学制作,但国内的许多公司都将设计和制作分开,无法完整表达设计师理念。”林蕾说,“只有让制作者的风格完全渗透进首饰,才能做出有性格和温度的手工产品,这也是区别于机器生产的最大优势。”

因为当下市场上的工艺品,大都是用机器大规模生产的复制品。而手工艺人亲手做出的东西,是包含有设计人的思想和创造力的。郑升帅希望“将来如果知识产权法更加完善了之后,那么我们的创意和作品会更加有价值。传承人也会越来越多的。”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六丁六甲 玄门阵法 《画江山》如何靠布阵赢得胜利?
Next post 玉雕特色引领 打造示范中职名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