淮安画家用色粉画传承美食文化

软兜鳝丝,鲜嫩光滑,配以白色的蒜瓣,让人不禁垂涎欲滴;盘内盘外,的切成段,长短粗细各异,略有发红的虾仁错落其间,虽未入锅,却令人有无尽遐想;红彤彤的山芋块,被丝丝线条包裹,营造出如糖丝包裹的写意空间……淮安人对这些再熟悉不过了,是软兜长鱼、是开洋蒲菜、是拔丝山芋。

当淮扬菜被无数摄影大师用镜头语言,展现在世人面前,让人食指大动时,淮安画家陈生书另辟蹊径,用色粉画的形式,画出了淮扬菜的神韵。一道道淮扬菜、一幅幅画,秀色可餐。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淮安画家,看多了照片里的淮扬菜,很多年来,陈生书都有着一种冲动。

“每当散步在老城区花街、都天庙、草市口等老街古巷时,耳边会常常响起‘筒糕’‘薄脆子’‘豆腐脑’‘桂花藕’……叫卖声,虽不洪亮,却很悠扬。”陈生书说,按照自己的想法,用绘画的语言把家乡的美食表现出来的念想,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

用什么样的绘画技巧去表现淮扬菜的神韵呢?油画、水彩、水粉……陈生书一一尝试,但总觉得不甚满意。“太过写实,就如同摄影一样,感觉到脱离了绘画的审美情趣,无法表达自己对淮扬菜的想象,只是对菜的重复印制。”陈生书觉得,每一道淮扬菜都凝聚着厨师厨艺的独特魅力,那么每一幅淮扬菜的画作,也要有独特的精神生命。

2021年,当陈生书接触到了色粉画后,豁然开朗,觉得终于找到了淮扬菜的绘画载体。“淮安地方特色美味小吃具有色彩的丰富性、造型的多样性、历史的文化性、地域的独特性,如果用色粉画去表现,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

色粉画,兼有油画和水彩的艺术效果,在塑造和晕染方面有独到之处,且色彩变化丰富、绚丽、典雅,它最宜表现变幻细腻的物体。“颜色艳丽丰富,我认为很适合表达淮扬菜的独特韵味。”谈及此,陈生书开怀大笑。

那就用色粉画去画吧!从2021年开始,陈生书开始了淮扬菜系列作品的绘画。

成功总是在一次次的失败中摸索出来的,陈生书画淮扬菜也不例外。一开始,他如同摄影师一样,去寻找做熟的淮扬菜来画。哪料到,平桥豆腐被化成了一团糨糊,失败;软兜长鱼看上去软软的,很难体现鲜嫩光滑的质感,使人缺少食欲……

这些迫使陈生书要去寻找一种淮扬菜适合绘画语言变现的形态。“比如软兜长鱼,如何能表达出它的鲜嫩光滑呢?”陈生书说,在一次自己做软兜长鱼的过程中,他无意中注意到了未入锅前的那一瞬间,这正是他所需要的那种感觉。

陈生书开始试着画一些淮扬菜未入锅时的状态。“开洋蒲菜是我从菜场里采购回来的,经过长短粗细的挑选和盘里盘外的放置,方可得到了我想要的状态。再放上一些虾仁,虽题名开洋蒲菜,取其意也。”陈生书开心地说,画平桥豆腐开始有了灵感:生豆腐在水中的,可以展现出厨师的刀工,装些鸡蛋花在其中,又能勾起食欲。

画得多了,也越来越得心应手。做熟的淮扬菜也逐渐以一种独特的绘画语言,被陈生书呈现在画纸上。蒸熟的洪泽湖大闸蟹,呈鲜艳的桔红色,放在白色大盘中分外好看,为了求其变化,又将两只蟹作翻身状,统一中求变化。

一开始画淮扬菜,陈生书多是自己在家做。“平时只要去饭店,就会往后厨钻,或是请相熟的烹饪界好友相助。”陈生书说。

为了画好拔丝山芋,他专程去明轩酒楼请吴明千的高徒亲自把拔丝炒制过程全都拍照记录下来。“为此拔丝山芋我画了几幅,有半成品状、有成品状,成品状的画太像摄影,被我弃了。”陈生书说,直到他觉得一幅半成品状山芋,加上自己“意造”糖丝线条,更达意,因此保存下来。

为了画好小鱼锅贴,他一段时间成为市区一家以小鱼锅贴闻名的老字号饭店的常客,“先是在饭店吃,然后打包带回家画。”陈生书说,可是总觉得画不好。等和店家熟悉了之后,陈生书直接“驻守”后厨,请厨师一道一道工序地做给他看,按照他的要求摆放锅贴。

如今,陈生书已经画了30多幅淮扬菜系列作品。“淮安是一座拥有千年历史的文化名城,是世界美食之都。文化需要发扬,美食更需薪火相传。”陈生书满怀深情地说,很想把这组小画延续画下去,画出更多的淮扬菜。

2022世界运河城市论坛|各美其美、美美与共,中外专家共话运河遗产保护与可持续发展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近距离观赏画家、导演的新媒体创作 “未知的边界”艺术展启幕
Next post 冬奥会纪念币是流通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