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宫馆藏:明清名家扇面山水赏析

折扇起自宋元,兴于明清,扇面绘画也在明清时期达到了极盛。明清书画家上承元代山水画的巨大变革,师法前贤,使折扇的扇面成为山水画艺术创作的又一载体。明清折扇的扇面以山水画为主,今天我们一起欣赏一组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明清名家扇面

金笺,设色,纵18厘米,横46厘米。扇页有自题:“池上一亭好,夕阳松影中。正无避暑地,认是水晶宫。沈周。”钤“启南”朱文印。

此图是幅笔笔紧贴诗意的画作。图绘夕阳下,高士策杖至江亭避暑的小景。扇面构图为左右开合式,设色以绿色为主,其青翠明洁的色调与简约的景致相呼应。清爽、平淡的审美意趣与消除烦燥求得清凉的避暑主题相契合,烘托出远离市俗寻幽独行高士其清逸雅淡的心境。

金笺,墨笔,纵20厘米 ,横54厘米。扇页款署:“东村周臣。”钤“周氏舜卿”白文印。

图绘远景峰峦石壁,近景高士草堂闲坐。画风承袭了南宋的“院体”传统。山石以劲爽粗健的线条勾勒和侧锋刚劲的斧劈皴斫皴,人物虽小如寸豆,但是真实具体,各尽其态,给清幽静寂的山野增添了高古的格调。

金笺,墨笔,纵18.5厘米,横50.7厘米。扇页有自题:“百花潭上锁春云,雾磴烟岚带夕臐。渭北江东意如许,高天回首更思君。甲辰冬暮谢时臣写暮云景并赋诗。”钤“思忠”等印。“甲辰”是明嘉靖二十三年(1544年),谢时臣时年58岁。

图绘暮色笼罩下的百花潭烟云缭绕的景致。此图为水墨写意画,运笔飞写自如,气贯笔锋,刚健洒脱。用墨富于变化,浓淡相衬。构图虚实相应,物象间层次清晰,又浑然一体。从右向左横贯画扇中部的云雾以其空灵、多变既增加了画面的高远感,又增加了深远感,同时盘活了整个画面的气韵,使之具有行云流水般的生气。

金笺,墨笔,纵15.8厘米,横47.4厘米。扇页有自题:“横江独钓为钱伯兰作,渭。”钤印模糊不辨。

此图近景绘山石坡陀,其上植杂木数株,有的叶已凋零,表明时值寒秋。中景是空荡荡的水域,一人头戴斗笠,驾舟独钓的情形,其孤独的身影,又为画作增添了几分荒寒之意。远景是低缓的山峦,毫无挺拔之势。此图表现出的寒意、孤独正是其人生失意,抱负难酬的写照。全图用笔简练灵活,施墨华润蕴藉,造型不求形似唯求表达内心不平之气,属于徐渭典型的山水画风貌。

金笺,墨笔,纵18.2厘米,横50厘米。无款、题,钤“三松”朱文印。此图显示出作者具有较强的把控水与墨干湿、浓淡的能力。山石、树木没有线条勾勒的束缚,全以深浅不同的墨晕染。流动的墨气增强了江南山水迷朦、草木华滋的地域特征,同时令画面于气象万千中气韵生动,具有“江上愁心千叠山,浮空积翠如云烟”的诗意。画风受宋“米氏云山”的影响而又有所变化,是明代文人画中难得的大写意墨笔山水。

金笺,墨笔,纵17厘米,横51.2厘米。扇页有自题:“三松为西园作。”钤“三松印”白文方印。

此图是一幅绘其意不绘其形的画作。远景的峰峦岭岫没有被具体地刻画,仅用淡墨晕染山头,勾勒出大体的形貌。中景的平湖静水则不着一笔,完全靠远景的山与近景河岸的夹衬暗示出来。近景枯荣相伴的杂木,以浓淡墨直接点染叶片,运笔洒脱,墨气淋漓。平坡处相向交谈的高士不见眉目的刻画,仅略具形态。简约的构图和概括的表现技法,没有令画作失去画意,蒋嵩巧妙地运用虚实映照、黑白相衬和以简胜繁的艺术手法,吟唱出一曲烟云浩渺、葱郁深秀、意境空旷而不荒凉的山水清音。

金笺,墨笔,纵17.4厘米,横48.4厘米。扇页款署:“三松。”钤“三松”朱文印。

在中国古代绘画中,单纯表现海上日出的画作极少。此图以平实的章法表现了最令人心动的海上景观。全幅构思巧妙,以近景飞溅的浪花和中景汹涌的波涛,烘托出远景冉冉升起的旭日。旭日的四周以淡墨晕染云雾和水汽,将旭日映衬得光华四射,充满无限的魅力。

金笺,墨笔,纵18厘米,横50.4厘米。扇页款署:“平山。”钤“张路”朱文印。图绘二人登山观瀑的情景。画中的山石杂木以饱含水分的润墨表现,用笔奔放豪爽,线条方折顿挫,富于缓疾、浓淡的变化,显然受到宋元时期粗笔水墨一派及吴伟等人水墨写意画风的影响。此作是张路在山水题材作品中不可多得的小而精之作。

金笺,设色,纵17厘米,横49.2厘米。扇页款署:“霜落平川漾浅沙,丹枫虚映荻芦花。中天已彻三更月,江上偏宜八月槎。庚戌冬日陆治为思愚画并题。”钤“叔”、“平”朱文联珠印。“庚戌”是明嘉靖二十九年(1550年),陆治时年55岁。

此图一河两岸式的构图仿自元人倪瓒。山石、树木的画法则完全是陆治绘画艺术成熟时期的风貌,其山石用笔秀挺,以花青、赭石平抹涂染为主,较少皴擦;树叶以红、绿色点染,笔法灵动,显现出树木生机勃勃的朝气。

金笺墨笔,纵17.8厘米,横52.8厘米。此扇系倪元璐为好友瞿式耜所作。画中峰峦起伏,烟岚云雾出没于山间,树木随风摇曳,屋舍殿宇隐现其中,环境清幽。虽云仿北宋米芾画法,仍不脱董其昌影响,山石林木,水墨苍劲淋漓,是倪氏师法古人,进而师法自然的一种艺术创新,为其画艺成熟时期之佳作。

金笺,设色,纵14.8厘米,横43.9厘米。扇页有自题:“甲辰秋日,华亭赵左。”钤“赵左之印”白文印。“甲辰”是万历三十二年(1604)。

图绘柳溪放舟的江南水乡。构图以平远为主,通过层层推进的手法,表现远中近景,首先由近景的芦苇推出狭长的河道,涟漪的水面上一高士驾舟独行,悠然自得,点出逍遥游的主题。河道向后又推出沙坡土地,其上生长有一排排茂密的柳树,柳叶相互交叠,一派兴盛的景致。柳树之后可见房舍及远山,表明此处是可居可游的高士遁隐之地。全图景物虽多,却错落有致,疏密有序,显示出作者对空间层次的掌控力和繁而不乱的表现力。是赵左成熟期的细笔山水代表作。

金笺,墨笔,纵17.7厘米,横54厘米。扇页有自题:“丁卯秋日仿米家山。李流芳。”钤“李流芳印”白文印。

此图是李氏晚年仿宋代米芾、米友仁“墨戏法”绘制的烟雨变幻山水图。扇面中的远山运用“落茄皴”(即“米点皴”)点染,饱含水分的墨笔横点,点点相叠,积染成形,不仅增强了画面的水气迷蒙感,丰富了山峦的远近层次,同时也表现出群山于苍茫中的雄伟气势。近景的树木亦以墨气淋漓的卧笔横点,灵动的墨点既各自独立又彼此联结成片,它们以不求形似的笔墨,表现出的是“数树新开翠影齐,倚风情态被春迷”的诗意。

金笺,墨笔,纵17厘米,横50.5厘米。扇页有自题:“云林作画,简淡中自有一种风致,非若画史纵横习气也。因拟其意为宏伍丈,玄宰。”钤“董其昌印”白文印。

此作从构图到用笔均仿自倪瓒。构图取倪氏标准的“一河两岸三段”模式,平波无浪的辽阔水域将近景的树木与远景的山峦分列两岸,令画面空间层次鲜明,又得平远之势。山石行笔仿倪氏折带皴法,线条勾勒以侧锋为主,笔墨整体苍逸,表现出疏朗清雅而又超逸萧疏的意境。这种“简淡中自有一种风致”的意境正是董其昌对倪氏画作最为欣赏之处,认为它“非若画史纵横习气也”。此图当是董其昌仿倪的代表作之一。

金笺,设色,纵17.3厘米,横49.5厘米。扇页有自题:“壬辰花朝拟范长寿法,为九一辞盟画。蓝瑛。”钤“田叔”朱文印。“壬辰”是清顺治九年(1652年),蓝瑛时年68岁。

此图以“没骨重彩法”绘青山、红树、白云等景致。作者自言拟张僧繇(传为没骨山水画的肇始者)的弟子范长寿法,虽然属托古之词,但是,他在创作中还是显示出对色彩极强的掌控力。图中冷暖色调和谐,石青、石绿、朱砂等矿物质颜料的运用独具特色,于争妍斗丽中营造出明媚亮丽的秋景,富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和感染力。他是继董其昌之后较早创作“没骨山水”的画家并具有新意。

金笺,设色,纵16.4厘米,横51.6厘米。扇页有自题:“园倚杏村花渐发,溪临万竹阁深藏。高台恰对西窗外,负手朝阳即凤凰。己卯春初,仿马遥父东园万竹图。上元翁老先生教。晚学王概。”钤“王概”白文印、“安节”朱文印。“己卯”是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王概时年54岁。

作品为表现“溪临万竹阁深藏”的“深藏”,布置以疏影横斜的婆娑竹影为主。为显现“万竹”成林的壮观气势,运用了“虚实相生”的表现手法,借助在竹林中穿梭浮动的烟云雾气达到“渭川千亩”之势。其笔墨清爽健硬,境界旷达,是王概匠心独运的扇页画佳作之一。

扇页有自题:“山中云雾深,不识人间世。偶然出山游,还是山中是。戊申冬十月行脚武昌,遇山长大居士,握手论廿年心交,别时举此以志相感云耳。石道人。”钤“石谿”白文方印。“戊申”是清康熙七年(1668年),作者时年57岁。

由自题而知,此图是髡残离开久居的山野行至武昌,赠别“山长大居士(王岱)”所绘。髡残自廿岁削发为僧后,长年隐遁于山光云影间,得以悉心观察大自然的阴晴朝暮,这不仅使得其心灵得到净化,也使得他的艺术从真山实水中悟出画界六法,而更具有神采。本幅以爽快的笔法画出雨后山川清新怡人的景色。构图严谨,虚实互映,空疏的云、水、天与叠嶂的山石、茂密的林木构成疏密明暗的变化,增强了画面的节奏感、空间感以及崇高感。

金笺 墨笔,纵17.6厘米,横50厘米。扇页有自题:“南冈清韵。为洪起居士写。弘仁。”钤“渐江”白文印。

此图构思巧妙,作者通过将前后叠嶂的山石绘成气势宏大的石壁,推出友人洪起居士的敞轩,通过绘秋林响泉,点出周围环境的古雅幽静。此图意在揭示洪起居士的淡泊高隐之心。山石以勾勒为主,线条仿倪瓒的折带皴,笔墨于瘦削处见腴润。

纸本,设色,纵15.1厘米,横49.3厘米。扇页有自题:“戊戌初秋仿黄子久笔。王时敏。”钤“王时敏印”白文印。“戊戌”是清顺治十五年(1658年),王时敏时年67岁。

此扇构图以视野开阔的平远法取势,远处山峦叠嶂,草木成荫;近景平湖碧水,蜿蜒曲折。在水际、山坳处房舍、板桥穿插隐现,俨然世外仙境,深得文人画淡泊清幽的审美意趣。图中景致繁多,但疏密呼应,高低错落,于严谨的章法中不失隽永的形式趣味,是王时敏晚年仿黄公望的代表作。

纸本,设色,纵15.7厘米,横51.8厘米。扇页有自题:“甲午年余同张约菴使君联舟南下,蓬窗相对,出惠崇《花溪渔乐图》见示。日夕展玩,不欲去手。今使君墓木已拱,不知此画流落何处。余犹倦息人间,追思往昔,不禁人琴之感。偶仿其遗意,以志不忘故旧耳。染香遗老鉴。”钤“鉴”朱文印 。“甲午”是清顺治十一年(1654年),王鉴时年57岁。

王鉴在画坛上以崇古、摹古、仿古著称,他四处寻访传世佳构,只要过目的名作,往往要摹写或者背临下来,毫不倦怠。据自题而知,此图扇是王鉴对友人张约菴(名学曾)所藏北宋惠崇《花溪渔乐图》的背临。图画桃花盛开时节,渔家行舟打鱼的情景。其疏朗简约的构图,秀逸婉转的线条,清新淡雅的设色,均展现出惠崇所绘江南春景的情趣,可见王鉴深厚的仿古功力。

纸本,设色,纵16.1厘米,横50.1厘米。款题:“丁未夏六月,仿井西道人笔,为兰翁砚兄。同学王翚。”钤“王翚”朱文印。“丁未”是清康熙六年(1667年),王翚时年36岁。

图绘万壑千岩、草木葱茏、瀑布高悬直泻的江南风光。王翚约16岁师从同邑张珂学画时,就以元黄公望(号井西道人)的笔墨为宗,刻苦摹学始终不怠。此图是他早年学黄氏画法的代表作。图中山石以赭色和绿色交替晕染,学黄氏用纵线的披麻皴皴擦石面,笔势潇洒而秀润。其石边缘上的苔点要比黄氏的更为繁密,排列整齐的苔点,给高崖峻壑增添了青绿之美,同时,它与以卧笔横点表现的树叶,形成点与点的呼应,全图在“点”的统一下,具有湿润华滋的艺术效果。

纸本,墨笔,纵22.7厘米,横63.1厘米。扇页有自题:“此一人家占胜游,树环垂阴水环流。莺来笋候茶新焙,远迓琴师放小舟。贤为天老同学画并题。”钤“柴丈”朱文印。此图是龚贤画的友人居所,四周清流潄石,嘉木成荫,一派清幽的景致。龚贤与友人生活的时代正是明清交替的动荡时期,如此宁静的自然环境,正是龚贤与友人理想的隐居之地。图中山石树木多用饱含水分的浓淡墨直接点染,笔法灵动,施墨朴厚明净,表现出江南山水温润的特质。

金笺,设色,纵16.6厘米,横51.9厘米。扇页有自题:“庚子春月写似子玄词宗。石城邹喆。”钤 “邹喆”、“方鲁”白文印二方。“庚子”是清顺治十七年(1660年)。

邹喆作为民间的职业画家,与金陵画派的龚贤、樊圻、叶欣等人有许多共同之处,并称“金陵八家”。他们在艺术上承袭古人的传统,但是反对泥古不化,反对把山水画艺术降低为单纯的皴擦点染的笔墨技术。他们主张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师法自然造化,所以常用画笔表现身边的山形地貌。此作即是以俯瞰式的构图,绘南京万木峥嵘的春天景致。作品布局平稳开阔,颇具气势;用笔尖劲,工写结合,墨与色富于浓淡变化,是邹氏的精心之作。

金笺,墨笔,纵17厘米,横51.9厘米。扇页有自题:“己丑四月朔日偶尔仿古不用近派。写于燕台。王铎。”钤“王铎之印”白文印。“己丑”是清顺治六年(1649年),王铎时年58岁。

图绘林木茂密的层峦叠嶂。构图繁复,然而密处却可通风,散乱中饶有法度,具有北宋山水的浑厚气势。用笔如作者的书法点画一样,线条长短、轻重、欹正,富有律动变化,给人以“飞腾跳踯”的审美感受。

纸本,墨笔,纵16.5厘米,横49厘米。扇页有自题:“臣弘旿敬绘。”钤“臣”、“旿”朱文联珠印。

此图是仿宋人米氏云山法绘制的山水小品画,远山、流云、树木没有作具体细致的描绘,只是以苍润的笔墨写其形貌而已。米氏的这种“信笔作之,多以烟云掩映树石,意似便已”的画风,自形成以来,一直受到各阶层画家的喜爱,弘旿作为清皇室画家亦不例外。由自题“臣”、“敬绘”推断,此图当是献给当朝的乾隆皇帝的,由此而知,乾隆皇帝对米氏的这种似草草而成,却天趣横生的画法也是认同的。

纸本,设色,纵18.2厘米,横53.4厘米。扇页有自题:“法马钦山笔意,时己卯如月。袁江。”钤 “袁江”、“文涛”朱文印二方。“己卯”是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袁江约29岁。图绘江南景色,一边是浩淼的江水,一边是雄奇伟岸的山峦。严整的山石与富有动感的轻舟相呼应,画面形成动与静、繁与简的鲜明对比。此图应属于袁江的早期作品,石面略施小斧劈皴,具有宋画风貌。此幅作品中,作者尚未使用成熟期的近似“卷云”和“鬼面”的勾斫法,或者状似“弹涡”的点皴法。

纸本,设色,纵17厘米,横48厘米。扇页有自题:“奔流下危矶,绀宇临江渚。日暮翠微钟,帆收楚天雨。开翁学长兄先生。弟高翔。”钤印二方模糊不辨。

高翔熟悉并且热爱江南平静幽淡的生活,表现家乡的园林、村野、水景是其创作的一大特色。图绘一叶轻舟鼓帆前行,驶向岸边依山而建的水榭,山上长满树木和杂草,景致葱郁。图中的山石以淡墨乱柴皴皴擦,树木以松散随意的笔法刻画,二者纵横交错的线条,为水汽弥漫的山川增添了温馨而浪漫的诗意。

纸本,设色,纵17厘米,横52.9厘米。扇页有自题:“庚戌夏六月同虞山王子石谷、陆子翰如,从西城携筇循山行三四里憩吾国,乘兴遂登剑门。剑门,虞山最胜处也。未至拂水半岭,忽起大石壁,盘空而上,如积甲阵云腾地出,亦如扶摇之翼下垂也。石壁连延中陡削势下,绝若剑截状,辟一牖若可通他境地者,因号为剑门云。余因石谷命画剑门,且属作记,戏题游时所见,约略如此。”钤“寿”朱文圆印、“正叔”白文方印。“庚戌”是清康熙九年(1670年),恽寿平时年38岁。

由自题而知,此图是恽寿平与同擅绘事的好友王石谷、陆翰如同游虞山剑门,被剑门陡峭险峻的山势所震憾,恽寿平受王石谷之托以绘画的形式记下了此行,因此这是一幅最真实地反映虞山剑门风貌的写景图,也是恽寿平早年交友与交游的纪实图,对研究恽寿平的社交活动具有重要的意义。

此图画幅不大,作者为了展示剑门石壁“盘空而上”的气势,没有从山脚下画起,而是仅绘了石壁的一部分,省略的山顶和山脚给人更多的向上伸展和向下探底的想象空间。同时,作者运用比对的艺术手法,将他与友人在山崖处游览的举止亦画在图中,借此衬托出山体的高耸峭拨。图中山石连皴带染,设色明媚淡雅,笔法松秀,显现出恽寿平山水画灵秀清逸的特点。

本幅自题:“模张鹤涧 霜林云岫 小山桂”。根据题款可知,作者在创作本幅作品时模仿了明代画家张宏的主题与风格,绘云雾缭绕的山林溪水间,两位高士坐而论道的场景。整幅画面落笔轻盈飘逸,疏密相宜,意境高远。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从浙博馆藏看明清仿古山水画创作流变
Next post 洛阳市委书记江凌到洛宁县调研